吳懷楚
       (現居美國丹佛)
更多>>>   
吳懷楚◎「人定勝天」的真實本意解讀微探

「人定勝天」的真實本意解讀微探

吳懷楚


 
現代人一般讀書,都是喜愛斷章取義,不求甚解,同時更懶得去探究,往往“人云己亦云”,而至終形成一種“以訛傳訛”,誤解誤讀的跟風陋習。

在浩瀚的中國古語中,就以經典的「人定勝天」這句話來作個比喻,從這句子的表面字義乍看與直讀,直解,然則它的意思就被認定是說:「人類必定能夠戰勝上天大自然。」何故?因為,說這話的人其所持的理由為,“人”為萬物之靈也。人類擁有一顆既科學,又聰明絕頂的精靈頭腦,和發達的思想。這種自以為是的思維,許多人,甚至包括筆者在內,從過去到現在,都一直是百分百認同的一個合理解釋。

君不見!First man on the Moon (第一個登陸月球的人),美國太空人尼爾.奧爾登.阿姆斯特朗(Neil Alden Armstrong),於一九六九年的登月壯舉。另外,探測飛船也已著陸了火星。試想,這麼遙遠的星球,人類尚且可以精準計算出它的的距離而去到,人類的卓越智慧是絕對不容懷疑的。也由此可以見得,人類能夠戰勝上天大自然,當不足為奇,同時也絕非空談,是完全絕對可以相信,惟這僅僅是過去老遠的一個想法。

現時,每當筆者從電視上讀到世界各地,因暴風雪、風災、森林大火、水災、海嘯、地震、火山爆發等,大自然對人類造成的慘痛災害新聞時,然則,筆者就會迅速聯想到「人定勝天」這句話來。

筆者在想,像這個天意造成的災害現象,“人”的力量還未能抗拒得了?試想,又怎可以勝得了“天”?“人”,若是真個能夠勝得了“天”,相信上天就不會如斯的放肆胡鬧而為所欲為。

有了這個思維,筆者繼而就對這所謂「人定勝天」產生了莫大疑問,而決定非要對它的根本來一個小心翼翼探討解讀不可。

也是由於這一探討解讀,終於讓筆者得出了一個理論。而儘管,有人認為,這個結論不算得十分完滿,惟多少總也證實了人們,包括筆者在內,一直以來對這所謂「人定勝天」的誤解與誤讀。

「人定勝天」的確是句古語,是古人說的。算起它的時間流傳,至少有八百餘年,甚或超過一千餘年的歷史。

「人定勝天」這句話其出處,最初是見載於南宋大文學家劉過(公元1154--1206)的《龍洲集.襄陽歌》。其歌的原文如下:
 
十年著腳走四方,胡不歸一兮襄陽。
襄陽真是用武國,上下吳蜀天中央。
銅鞮坊里弓作市,八邑田熟麥當糧。
一條路入秦隴去,落日彷彿見太行。
土風沉澤士奇傑,嗚嗚酒後歌聲發。
歌曰人定兮勝天,半壁久無胡日月。
買劍傾家貲,市馬吒生死。
科舉非不好,行都兮萬里。
人言邊人盡粗材,臥龍高臥不肯來。
杜甫詩成米芾寫,二三子亦英雄哉!

 
除了這個《襄陽歌》引證,尚有一個出處,其年代可以讓我們再向前推,和算得更早一點,那就是於晉(公元265--419)武帝咸寧五年(公元279)的《亢倉子.政道》云:「故周之秩官云:人定勝天」。

讀書最怕的就是誤讀誤解,與不求甚解。現時,「人定勝天」的出處既然已有所明瞭,接踵下來的探討,那就是關於這四個字的讀法。依照前面的兩個出處來看與作一個比較,人們可以看得出,在《亢倉子.政道》和《襄陽歌》兩者之間,是相差了一個“兮”字。唯這個“兮”字只不過是個文言的語氣詞,跟現代的“啊”相似,而其意思則同是一樣,讀法亦是一樣,是讀作“人定”“勝天”,而不是讀作“人”“定”“勝天”。

這兩種讀法,後者的“人”“定”“勝天”,正是:「人類必定能夠戰勝上天。」的意解。謬矣!且看以下金人劉祁(公元1203--1250)的《歸潛志》筆記典籍,其對這古語是如何的一個記述吧。
 
“人定亦能勝天,天定亦能勝人。大抵有勢力者,
能不為造物所欺,然所以有勢力者,亦造物所使也。”
 
又如《呂覽》(即:呂氏春秋)亦作如是記曰:
 
“天定則勝人,人定則勝天;故狼眾則食人,人眾則食狼。”
 
此外,在《史記.伍子胥傳》中亦有:「吾聞之,人定者勝天,天定亦能勝人」。

惟就這「人定勝天」,香港有某學者則又作出了以下如是解讀。他說:
 
古人認為,在軍事較量中有三個重要因素。即天、地、人。

並有古訓:天時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“天時”可以理解為機遇或氣候條件,“地利”則為有利的地理因素,至於“人和”則是最重要的,意為眾人團結和氣。三者皆為軍事較量中取勝的重要因素。

俗語所謂: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其實,“人定勝天”所說的“人定”,是指上述三個重要因素之一的“人”。同時,“天定勝人”中的“天定”,是指三個重要因素之一的“天”。

照某學者上面這一番說話來看,他認為「人定勝天」中的“人定”,應解釋為“人謀”。同時,他還引用了馮夢龍的《喻世明言》卷九的一段話為例:
   
“卻又犯著惡性的,卻因心地端正,肯積陰功,反禍為福,此是人定勝天,非相法不靈也。”
 
從上面馮夢龍《喻世明言》中的這段文字可以讓我們看出,「人定勝天」並無“人類一定能夠戰勝大自然之意。而是,指在一定條件下,人的因素,比天命更為重要。用一句廣東語來說,那就是凡事不可以全賴天意,不能夠“望天打卦”。人的思維必須主動出擊,方能克服自然困境。

不信,且看戰國的荀子(公元前313—公元前238),他也就「人定勝天」的“天人”關係作出如是的思考。他認為:“人”,通過一定努力,就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;若是一味迷信上天,屈從於命運,倒不如把它當成“物”來蓄養而控制它。荀子認為,放棄了人的努力而去思慕天,就違背了萬物的實情,而通過了人的努力,則可以掌握自然的運行規律與法則,從而更好地掌握人類的命運,這就是荀子對所謂「人定勝天」的理論。

遠者不說,即如近人梁啟超在其《新羅馬.六出》,就有如下的一段引述:
 
“小生每念物極必反,人定勝天,怯大敵者非丈夫,造時勢者為俊傑,當仁不讓,捨我其誰?”
 
梁啟超的這段文字中所提到的「人定勝天」的“勝”字,其理解正為“比起………更為重要”,是較量含義,而不是“戰勝”之意。

綜合上述所得出的查證,可以見得「人定勝天」,是二千餘年前,古人留下給我們的一句訓語,它的真正解讀應是:“鼓勵人們努力向上,至終必定會改變天命,克服困境自然。”而不是“人類必定戰勝上天大自然”之意。
 
 二零一四年元月廿一日於一笑齋

您的意見 :


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